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章
    “行了”,赵子安打断向阳的话,转过身对那个男人说道:“想要食物和水可以自己去找,这些食物也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,不会轻易的分出去,我们救人也只是出于自己的良心,但是我们没有义务非要救你们,在这种乱世人人都想自保,没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”,赵子安直视着他,眼神中的冷意毫不避讳,“而且,对于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能牺牲的人,我当然也不敢把后背留给他!”

     这下男子的脸彻底黑了下来,一旁的于培培靠在男人身上,眼神中的轻视不言而喻,“阿力,别理她,我看她还能嚣张多久,不就是杀了几个怪物,有必要当神一样拱着吗,说不定还不是一样靠着男人才活下去的”。

     赵子安懒得和她计较,早知道救出来的是这种人,她就应该让他们在里面自生自灭。赵子安看看还在运行的手表,已经是一点过了,经过早上的一番争斗,众人早已饥肠辘辘,赵子安让王安拿出一些食物,分给众人,他们也不客气,当着那群人的面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 于培培跪坐在杨力身旁,眼神直溜溜的盯着赵子安手上的面包,她眼神一转,撒娇道:“阿力,我饿了,你去把她手上的面包拿给我”,声音不大,但在场的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 赵子安不理会那两人,让李云岳先照顾着两个孩子,她拿了一个面包喝一瓶水,走到向阳的面前,递给他,“拿去”。

     向阳一脸惊讶的看着她,“给我的?”,赵子安不想再重复第二遍,“你也可以拒绝”,说完就要收回手上的食物,向阳眼疾手快的夺过,冲她嘿嘿一笑,“谢了,妹子”,说完便大口的啃起面包。

     于培培心里更加不悦,那个向阳仗着自己有个当官的爸爸,经常对她冷嘲热讽,她以前还是钱友林的情妇的时候,没少在他面前说过向阳的坏话,奈何向阳的背景是钱友林也惹不起的,不仅如此他还让她主动去给向阳道歉,如果她不去,他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,她为了钱也就忍了,没想到自己当着众人的面给他道歉,结果他不仅不领情,还在众人面前把她贬低的一文不值,让她名誉扫地。她看着向阳,心里恨得牙痒痒,凭什么他能得到食物,而自己就要挨饿,向阳想是感受到了女人强烈的恨意,他抬头看了她一样,眼神带着不屑,仿佛在嘲笑她一样。

     向阳无视于培培眼中快要喷出的火,于培培仗着自己年轻漂亮,搭上了钱友林这棵摇钱树,钱友林本是有家室的人,奈何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最终与自己的结发之妻离婚。向阳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,从小母亲便跟另一个男人离开了他和父亲,在他的童年里,母亲永远都是一个不可触及的角色。后来他的父亲终于出人头地了,但是童年的缺失却再也补不回来,以致于后来的他极度厌恶横插入别人感情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 于培培不甘心,继续想杨力撒娇,杨力被她扰的不耐烦,虽然他对赵子安给向阳食物也不高兴,但是他知道那个女孩是自己万万不能惹的,他注意到那些人在要拿主意的时候,第一个看向的人不是最有话语权的李云岳,而是那个叫赵子安的小姑娘,而且就连李云岳似乎也是心甘情愿的听她的安排。

     于培培看着不为所动的杨力,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气,要不是钱友林死了,她才不会找上杨力,现在杨力又盯着赵子安一动不动,她心里的火更甚,不由得挺高音量,“杨力!你到底什么意思?你看着别人在你女朋友面前招摇大摆的吃着东西,你都没有一点反应吗?”

     还不待杨力说话,赵子安一声怒喝,“闭嘴!”

     于培培被这一声吓的闭上嘴,旁边的杨力闭上眼不再去看她狼狈的模样,他心里冷笑,当初要不是看上于培培的容貌,他才不会管她,只是自己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不知如今的处境!哼,这女人早晚得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 于培培见杨力任由她被欺负,心知靠山没了,也不敢再开口,便向后挪到跟她一起逃出来的那些人身旁,没想到那些人就像是躲避瘟疫一样躲着她,眼神中还带着不善的目光,也是,如果没有于培培的那一番大闹,说不定人家也会给他们发食物了。

     于培培没想到她会被自己这边的人排斥,尽管心有不甘,但还是忍气吞声的坐在一旁。简单的吃过午饭,赵子安也不敢在多留,她看到底下的怪物没了那只高级怪物的号召,又变成了到处游荡的状态,也许现在正是离开的好时机,而且她心里仍惦记着家里人,她自我安慰道,也许他们已经离开了也说不定,但是她还是要亲自确认过才放心。

     她向李云岳说了自己的想法,李云岳也赞同,现在的确是个离开的好时机,如果等天色暗下来,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。他环顾四周,加上两个小孩子他们一共是十九个人,这么多人想要徒步离开这里肯定是不可能的,当务之急便是找一辆车。

     正眯着眼的向阳突然感到肩上一沉,他睁眼一看,原来是王安。他站起身,笑嘻嘻的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拍着王安的肩膀,“干什么呢”?

     王安嫌弃的拍下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,“别老是动手动脚的,我们要走了,一起不”。

     “走!干嘛不走!以后我向阳就跟着你们混了,对了,你是叫王安吧”。

     王安没好气的看着这个当初在他身上抹眼泪鼻涕的人,“废什么话,要走就跟上”。赵子安抱起宋依依,李云岳却开口道,“让王安带着依依吧”,赵子安顿了一下,她不知道是不是李云岳看出了她腿上的异常,但她还是接受了这个提议。

     杨力看着赵子安他们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,赵子安他们虽然没有明确的说让他们跟着,但是给了他们最大的自由,让他们自己选择。杨力沉默一小会,毅然的站起身跟了上去,其他人见杨力跟了上去,也纷纷跟在杨力身后。于培培看到杨力离开却不叫她,心里怒火中烧,她恶狠狠的看着他们的背影,你们自己要去送死,怨不得别人!

     就在赵子安他们刚到楼下以后,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,刺耳的声音在寂静之中显得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 是于培培!赵子安暗叫一声不好,“快跑!”

     周围游荡的怪物都兴奋地吼叫起来,纷纷向赵子安一行人的方向涌来,赵子安看着越来越多的怪物,低声咒骂一句,“该死!向那里跑!快!我和李叔来断后!”

     赵子安和李云岳不断地挥动着刀,突然她余光瞥到左侧突然窜出来一个怪物,张着臭气熏天的大口眼看就要扑倒赵子安的身上,后方却出现一根挥动的钢棍,赵子安只感到脸上一凉,那个怪物的脑袋就去了半边。

     她在向阳诧异的目光中平静的抹去了脸上的血渍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向阳还在惊讶于赵子安的从容淡定,听到这句话,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笑容,得意的说道:“我救了一命哦”。

     赵子安脸色不变,“又怎样?”

     向阳没趣的摸摸鼻子,本想和赵子安套套近乎的,没想到却碰到一鼻子灰。杨力和其他几个人也加入了战斗,这时王安开着一辆客车过来,“李队!子安!到这边来!”

     大客车一路碾过不少怪物,王安打开车门,“快!快上来!后面跟来了更多的怪物!”赵子安往车后面一看,不断地有怪物从大楼中涌出来,王安关好车门,嘴里不断的骂着,妈的!这些东西怎么没完没了。他脚下一踩油门,车子发出轰轰的声音,幸好客车耐撞,挡风玻璃上不断地出现噔噔的声音,不到一会儿便染满了血渍。

     王安瞅到右边有一处薄弱的地方,他大喝一声,“坐稳了!”。说完猛地将方向盘打向右边,车子里面的人被狠狠地甩在座椅上,向阳从地上爬起来,揉揉撞的老疼的腰,抱怨道:“你小子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”。

 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要逃出这里时,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让他们的心沉入谷底。“吼——”,又是一声吼叫,这一下连带着周围的其他怪物也不停的嘶吼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是它!是那个领头的怪物!王安!快,再快一点!”,赵子安心跳的越来越快,“再快!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王安也知情况不对,他将油门踩到底,表盘上的速度直飙到一百八十,突然,车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,伴随着的是车顶出现的深深地凹痕。

     赵子安忍不住骂道:“我们都被骗了,这就是个圈套,它把我们故意引过去,然后让我们顺利的救出了人,就在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,它再重新出现,它完全把我们当成猴子耍了!”

     杨力他们不知道有一只更强大的怪物,他们看着头顶深深地凹痕,心里恐惧不已。这时车底突然打滑,王安赶紧踩下刹车,使劲的控制着方向盘,奈何车的速度太快,车子一时间停不下来,车在路上旋转几圈后,狠狠地冲进了路旁的建筑物里。

     赵子安只感觉一阵旋转,等再次恢复意识时,那些怪物已经快赶至了眼前。李云岳抱着两个孩子从车里钻了出来,“子安,没事吧?”赵子安摇摇头,她上前看了看两个孩子,赵子航和宋依依被李云岳护在怀中,倒是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晕了过去而已。

     这时向阳拖着王安和杨力也从车底爬了出来,杨力只是受了点轻伤,倒是王安的一条腿被压断了,鲜血的味道刺激这不远处的怪物。

     赵子安看到李云岳脸上的沉痛,她知道这些死的人当中有他曾经患难与共的兄弟,她叫了一声李叔,李云岳收回视线,也不耽搁,“向阳扶着王安,我们走!”。

     鲜血不断地从客车底下流出,赵子安心情沉痛,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的人生还了,她向后望了一眼,客车渐渐被涌上来的怪物包围,最终在她的眼底只剩下那些怪物吞下大块大块的血肉的情景。

     赵子安看着怀中已经苏醒的孩子,两个孩子眼神暗淡,尤其是赵子航,他已经七岁了,似乎懂得了周围发生的一切,两个孩子更像是约好了一样,自从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些人在自己眼前死去的情景之后,他们便都不再爱讲话了,就连最活泼的宋依依也很难开口。

     赵子安知道这一切对两个孩子的冲击很大,但是如今的世界却容不得他们慢慢成长,想要在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活下去,他们就必须学会承受这一切!